官方网站

官方微信

官方微博

【院友导航】教育学专业毕业生严从根博士回母校做报告

本网讯(教科院 14级教育学蒋昕)412日下午,安师大教育学专业2001届毕业生、杭州师范大学严从根博士莅临我院,做了一场主题为“经典阅读和美好生活---从施特劳斯学派说起”的学术报告。报告会由专业负责人辛治洋教授主持,教育学全体学生聆听了本次讲座。

讲座伊始,教授提出一个问题:为什么要接受通识教育?在现今美国,很有影响的通识教育方式有两种,一种是以赫钦斯为代表的永恒主义者提出的现代性的,注重批评性,大众化的普遍的经典阅读教育;另一种是以施特劳斯为代表的新保守主义者提出的保守性的,注重原典的本原性,精英性的经典阅读教育。教授举了博雅学院的例子,该学院的课程设置贯彻少而精的宗旨,涉及拉丁文、荷马、古希腊文等,注重经典阅读,而不像现在国内的通识教育,往往是一些辩论、赏析等。博雅教育也称自由教育,它的理想目标是追求美好生活。之后,教授谈到施特劳斯学派的 “自然正确”,它是在习俗和宗教产生之前就存在的自然秩序和自然法则。并提出对于“自然正确”,大众的反应会疯狂或堕落,精英则是坦然地面对。对此他解释道,对一般大众而言,“自然正确”就是对他们之前信念的否定,他们会陷入痛苦。如果让大众知晓宗教信仰是一种骗局道德行事不会带来来世的幸福,不存在惩罚不道德行为的神,那么他们不仅不会对道德规范产生虔敬,而且还将沉溺于物欲。相对的,哲人天性渴求探究自然正确或真理,喜欢生活在无拘无束的怀疑生活中。随后,教授提到:施特劳斯学派认为,美好生活分为两种,分别为哲人的美好生活和大众的美好生活。在大众的美好生活中,欲望满足被视为最大快乐,克制自己欲望的道德生活被誉为最高快乐。而哲人的美好生活在哲学沉思、以及与同等人或有前途的青年对话。对于如何教育大众和政治哲人,教授指出了施特劳斯学派的两种教诲,显白教诲和隐秘教诲,前者针对大众,将其培养成好公民,将其中的杰出者培养为“绅士”,后者目的是培养哲人和明智者。

提问环节时,教授向在座所有同学提出一个问题:经典研读真的适合所有人吗?有同学答道:“如果是有一些功底的人去研读,他肯定能获得美好的生活,可以获得一些我们常人接触不到的知识,可以进入一个新的世界。”之后的提问环节中有的同学表示:“我想问,美国淡化小专业设置而中国却小专业林立,对此,老师你的看法是什么呢?”对于同学的提问,教授利用自身举例,谈及自己在大学里的情况,并指出我国的教育其实是模仿苏联的教育模式,以最快的方式培养专业人才。讲座的最后,依教授的提议,教授谈及了一些自己在大学时的阅读经历,他常常会阅读一些杂志报刊等,发现学术观点与教材知识的差异。他说在读了一年多后,他在课堂上的发言就会更具有一些理论水平,从报刊杂志,《论语》、《大学》一些书籍再到西方的经典著作,他的水平也不断的提高,从最初的片段式阅读到之后的融会贯通,这就是他长期阅读积累下来的经验。

讲座的最后,辛治洋教授邀请2014级赵洋同学做总结发言。赵洋同学认为下午的报告很有启发,提出培养理性人是不是能取代隐秘教诲的疑惑。

点击:2126 审核:刘晓宇 编辑:黄引娣 添加:黄引娣 时间:2016-04-13